Feb 14,2020

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需发挥数字贸易积极作用

文章来源:中国信通院CAICT
 

2019年12月至今,湖北省武汉市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,截至2月10日,疫情已导致超4万人确诊。随着世卫组织宣布将武汉疫情定性为“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”,许多国家采取了针对中国的出入境管制措施,取消往返本国与中国的航班,给中国进出口贸易带来巨大压力。数字贸易是指信息通信技术发挥重要作用的贸易形式,其突出特征包括贸易方式的数字化和贸易对象的数字化。数字贸易打破了人员面对面贸易的限制,跨境电子商务通过在线化手段完成交易,数字媒体、通信服务等数字服务贸易快速增长,在疫情期间对创新外贸发展方式、推动外贸持续稳定增长具有重要作用。


 

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广泛。2020年春节前后,新冠肺炎疫情疫情形势严峻,全国31省(直辖市、自治区)均出现确诊病例,并且疫情开始在全球蔓延,美国、日本、新加坡等全球25个均出现确诊病例。2019年1月底,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宣布将武汉疫情认定为“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”,但高度肯定中国的防控工作,认为没有必要采取限制国际人员流动和国际贸易的措施。然而,各国出于保护本国国民立场,仍采取了缩减航班、加强入境审查、限制签证和限制旅行等防止病毒蔓延的措施。据中国外交部消息,截至1月31日,已有62个国家采取针对肺炎疫情防控的入境管制措施,其中6个国家对中国公民采取签证收紧措施,4个国家对中国公民采取入境限制措施,5个国家重点对护照签发地为“湖北”及有“湖北”旅行经历的人员进行入境管控,47个国家对中国公民采取体温检测、健康状况申报等措施。
 

内外部形势导致我国外贸增长承压。从国内看,武汉等疫情严重的地区采取了“封城”的临时处理方法,管控内外部交通,减少有隐患人员的流动。暂无疫情或者疫情轻微的地区,采取“延长假期”“取消群体活动”,也逐渐开始采取“封路”、“封社区”等处理方法,加强对进出人员的检测。人员流动限制、春节假期延长、群体活动减少无疑会对企业生产活动产生影响,外贸企业面临供给侧的压力。从国际来看,世卫组织的定性进一步加剧了中国经济的外部压力,许多国家采取了针对中国的入境管制措施,许多国际航空公司暂停了往返中国的航线。中国与其他国家的一些正常经贸交往活动被迫中断,中国企业和商品被打上了负面的标签,各国企业可能会降低与中国的经贸往来。


 

线上报关避免不必要人员出行。近年来,外贸报关、税收等环节向线上迁移,越来越多的外贸业务可以通过网络进行。截至2019年底,中国累计建设59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。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通过构建信息共享体系、金融服务体系、智能物流体系、电商诚信体系、统计监测体系和风险防控体系,以及“线上综合服务平台”平台和“线下综合园区”平台等“六体系两平台”。其中,政府部门扮演重要角色,包括建立跨境电子商务新型监管制度,建立“线上综合服务平台”综合监管服务平台,建立跨境电子商务统计监测体系等,极大地推动了“关”“税”“汇”“检”“商”“物”“融”一体化,实现跨境电子商务自由化、便利化、规范化发展。
 

线上交易突破出入境管制限制。通过将贸易对接、洽谈、签约等环节向线上迁移,可以最小化出入境管制限制。电子商务、线上广告、数字海关、智慧物流等新模式和新业态带来贸易效率的提升和成本的降低。从信息获取角度看,网络搜索引擎、数字广告已经成为外贸企业获取国际市场信息的重要渠道。从信息输出角度看,网络为企业提供了更廉价和高效的市场宣传方式,外贸企业纷纷投放线上广告和开设虚拟网店,打造通往国际市场的跳板。物理时空的空间到场硬约束与固定时间规制硬约束被打破,买卖双方不再需要在规定时间、规定现实地点完成交易。
 

数字产品和服务贸易创造新增长。21世纪,信息通信技术发展应用不断深化,迅速降低了跨境服务贸易的成本,一个高效率的全球数字服务市场即将到来。数字服务是指可通过互联网进行远程交付的产品和服务,不仅包括ICT服务产业、数字媒体产业等几乎全部通过数字化手段进行交付的服务,还包括养老、金融、知识产权等可数字交付程度较高的服务。以上产业的生产对人员的物理集中没有特别高的需求,具备一定“云办公”的基础。在疫情发生期间,相关企业通过安排员工通过互联网灵活办公,能保证外贸增长的稳定。
 

完善的数字治理保障社会稳定。随着数字贸易发展,数字服务跨越国境,数字服务的提供者和消费者可能分别处于不同国境内,数字治理问题变得更为复杂。目前,我国的数字治理水平稳步提升,对数据、数字产品、数字服务的管控能力显著增强。信息化监管部门除了配合有关机构分析、管控疫情,还能对来自境外的数字服务进行有效监管,确保我国经济社会健康发展。


 

进一步推动贸易开展方式数字化。贸易开展方式的数字化转型是突破外贸疫情封锁的关键。建立多主体联动的电子商务生态,发挥大型龙头电商平台企业主导作用,进一步向更大范围开放平台、整合资源,推动形成规模经济。提升跨境电子商务通关便利化水平,依托线上综合服务平台,实现“一次申报、一次查验、一次放行”。
 

积极推动我国的数字服务出口增长。发展数字服务贸易的关键在于扩大出口。加快数字化转型,推动传统服务出口,通过农业、工业数字化转型,将专业知识技能转化为数字形式的产品和服务,通过服务业数字化转型,提升其跨境传输交付水平。鼓励信息通信产业创新创业,推动新兴数字服务出口,大数据、云计算、3D打印等关键技术、产业不仅是传统服务可贸易化的关键,其本身也是重要的数字服务。
 

加快完善开放型数字服务治理体系。数字服务贸易与传统货物贸易监管存在巨大差异,对我国外贸监管和数字治理提出了新的挑战。我国应加快构建开放型数字服务治理体系,推动重点领域法律法规尽快落地。

上一篇

李克强主持召开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

下一篇

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数字经济投资的影响及对策

访问人数:28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