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b 14,2020

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数字经济投资的影响及对策

文章来源:中国信通院CAICT
 

2020年春节期间,新冠肺炎疫情迅速向全国蔓延,对经济发展、社会生产带来较大冲击。数字经济投资因其在短期内拉动经济增长效果明显,对国民经济发展发挥着关键作用。数字经济投资包含了所有与数字经济发展相关的投资活动,对推动技术进步、提高企业经济效益、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等具有重要意义。数字经济投资可分为三部分:一是数字产业化投资,即用于信息通信产业技术研发、生产等活动的资金;二是产业数字化转型投资,指用于传统产业进行数字化改造提升的资金;三是数字化治理投资,指用于构建数字化治理体系,提升数字化治理能力的投资。


 

数字产业化投资快速增长,民间投资成为主导力量。伴随着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快速发展,信息通信产业受到资本青睐。最新数据显示,2018年,计算机、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6.6%,高于制造业7.1个百分点,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37.6%,高于第三产业32.1个百分点。其中,民间投资主导作用进一步显现。自2006年以来,计算机、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中,民间投资占比已超过50%,2018年占比达到78.2%。信息传输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固定资产投资中,民间投资占比已连续两年超过50%,2018年占比达到52.4%。
 

产业数字化转型投资稳步增长,制造业转型投资潜力大。深入推进产业数字化发展,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是主战场,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投资需求巨大。从各行业数字化转型的ICT投入来看,2017年,三次产业ICT投入分别为107亿、6.9万亿和3.2万亿,占行业总投入比重分别为0.1%、5.4%、3.6%,分别较2012年提升了0.05、1和0.7个百分点,第二产业数字化转型投入大且增长最快,成为带动产业数字化转型投资增长的关键动力。


 

从短期来看,疫情增加了经济的不确定性,冲击了市场投资信心,造成投资需求紧缩,尤其是一季度数字经济投资将受到较大冲击。
 

疫情导致数字经济投资规模出现萎缩。为满足疫情防控需要,口罩、医用手套、消毒用品等医疗防护用品以及医药制品行业快速发展,成为大量资金的首选。而数字产业化、产业数字化等非直接抗“疫”行业,由于受到经济不确定性以及市场恐慌情绪的影响,短期内投资规模将大幅度缩减。
 

疫情延缓产业数字化转型投资进程。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本来就面临“不想转”、“不能转”、“不会转”、“不敢转”的问题,用于产业数字化转型的投资规模有限。当前大部分企业复工推迟导致企业利润下降,企业有限的流动资金将用于维持生产、发放员工工资等,进行数字技术创新、数字化改造的投入短期内会出现下降。
 

疫情使得数字经济民间投资收益下降。民间投资具有周期性波动特点,其波动趋势与国民经济波动趋势基本一致。疫情的蔓延将打断中国经济的弱企稳态势,经济增速破6是大概率事件。在此背景下,民间投资,尤其中小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将受到较大冲击。中小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主要投资于在线零售、在线餐饮等服务行业,而这些行业均为受疫情影响较重而萧条的行业,例如嘉禾一品线上外卖下降了70%,投资收益大幅减少,投资积极性也将受到抑制。
 

疫情挫伤企业家信心,影响数字经济企业直接融资。从历史来看,“非典”疫情导致2003年二季度企业家信心指数大幅回落至不景气区间。此次疫情,传染速度更快,传染范围更广,对企业家信心的冲击也不可避免。同时,疫情也影响了数字经济企业的证券市场融资。2月3日,鼠年春节的首个交易日,沪指开盘大跌8.73%。疫情期间,数字经济企业通过股票市场发行新股将受到抑制,制约数字经济企业的直接融资。
 

疫情冲击数字经济外商直接投资积极性。疫情蔓延,我国数字经济领域吸引外资也将受到冲击,许多国家采取了对中国的出入境管制措施,一些跨国公司在中国的业务受到限制,外贸强省的招商引资工作短期内也将陷入停滞。但疫情对外商直接投资的影响是短期的,评价一个地区投资潜力主要看市场总规模、市场成长性以及政治环境,从这三方面来看,我国仍是世界上最具吸引力的地区之一。


 

从长期来看,投资决策的滞后性,使得疫情对投资的影响会逐渐显现,但这个趋势不会持久,一旦疫情得到有效控制,市场信心将重新回归,数字经济投资也将回归正轨。
 

数字经济投资规模将持续扩大。当前,5G、大数据、区块链等技术发展趋势未变,汽车、装备等支柱产业的数字化转型需求依然强劲,对数字经济投资的拉动力度不减。同时,疫情之后的政策重点将是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。数字经济作为推动新旧动能接续转换的关键动力,始终是政策焦点之一,数字经济投资也将持续释放其对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。
 

新模式新业态成为数字经济投资最活跃领域。疫情期间,居家隔离带动了在线娱乐、在线教育、在线办公、远程医疗等新模式新业态的发展,改变了社会运转模式和人们行为模式。随着疫情缓解,经济社会生产恢复正常,教育、医疗、办公等庞大的在线化市场需求,将吸引大量社会资本涌入,有望催生出像微信、滴滴等一样的超级应用。
 

产业数字化转型或推动数字经济投资进入高速发展新阶段。疫情导致大量企业复工延迟,面对招工难、用工贵的现状,很多制造企业不得不采取举措,通过引进生产设备、改革用工模式、提升管理效率、提高工人技能等解决难题。例如,苏泊尔应对招工难问题,通过自动化升级,建设人机混线工作环境,减少人工成本。此次疫情或成为传统企业进行数字化改造提升的助推器,企业受劳动力短缺限制被迫采用数字化手段维持生产,从而打破企业数字化转型“不敢转”、“不会转”、“不能转”等僵局,从而推动产业数字化转型投资实现跨越式发展。
 

数字化治理体系和能力建设将开启数字经济投资新方向。此次疫情是在互联网高度发达、“人人互联”的背景下发生的,广大网民和网络媒体每天24小时关注疫情动向,防疫物资供应、防疫物资调配等均暴露在公众视野之内,政府应急能力、治理能力正在全面接受社会舆论监督。未来,强化数字经济投资,利用数字化手段,完善政府治理体系、提升政府治理能力的投资需求将更加凸显。

上一篇

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需发挥数字贸易积极作用

下一篇

数字化战“疫”之:数字化大考——抗击疫情与工业互联网平台

访问人数:2888